今年金菊花都开了,白小姐一肖中特马免费的好事还会远吗?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    标题:

    转身而去身后的魅族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

    时间:2017-09-24 20:05/点击:

     
      残阳如血,一个身材欣长面容俊美的少年,着一袭蓝布长衫,戴一顶斗笠,背一柄长剑,翩翩在一条土路上,神情凝重的走近一个村子。村口牌坊上
     
    端三个大字:魅族村。村口不远处,有一酒肆,门口酒幌上吊着几个大字:一碗上头,二碗伤心,三碗丧命。少年冷冷一笑,一步跨了进去。酒肆内空无
     
    一人,他走到一个角落捡一张靠墙桌子坐定,阴森森一声:“小二,拿酒来呀。”“来了,客官,您要点什么下酒菜呀?”店小二听到唤声,急忙从里间
     
    跑了出来,看到少年眉宇间英气逼人,而苍白的脸色又隐藏几分煞气,便乖乖的讨好着。少年想起酒幌上的几个字,说道:“来一个卤煮僵尸头,爆炒瞎
     
    眼珠,凉拌长舌妇,一碗愁肠汤,老白干三壶。”小二说:“爷,可有看到我家酒肆幌子上写的字?”“爷就是看到了才进来点菜饮酒的,怎么了,怕爷
     
    不给钱?”那声音冰冷绝情,阴森森凉津津,好像从地下冰窖里传出来的,从店小二脸前扫过,让他机灵灵打个冷颤,一股寒气从头窜到脚。急忙哈腰说
     
    :“爷,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去,请稍等。”小二抖着两条腿穿过后门往后院走去。
      
      不多时,一个俊朗的中年人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,闭着眼,直接向少年的桌子飘来,少年一眼看出,他是个瞎子,虽然他没用盲竹,也没有摸索的
     
    动作,但他时不时用鼻子嗅着自身的周遭,少年便知道自己的判断绝对没错。
      
      中年人平稳且准确的把托盘放在少年的桌子中间,从托盘上端下四个盘子,微笑着说:“客官,这是您要的下酒菜和老白干。”说话的时候,少年闻
     
    到了一股淡淡甜甜的玫瑰花香,他立即警惕起来,莫非他就是师兄说的被雷劈死又重生的双魅身边的瞎子?
      
      中年人放好酒杯、菜碟,谦逊的弯腰施礼,后退着飘了出去。少年觉得他是身形异样,低头一看,发现中年人没有脚,他的腿上装的是一双轮子,再
     
    看地上是横七竖八或深或浅的沟槽。
      
      四个盘子整齐的摆放在少年眼前,看盘子里,头是头,眼是眼,舌是舌,一个个活生生的冲他狞笑。他冷哼一声:果真是个害人的黑店,今日犯到爷
     
    的手下,看爷怎么替师兄报仇,看爷怎么除恶务尽。这么想着,便抽出背后长剑照着桌子挥了下去。突然,眼前人影一闪,手腕一紧,中年人端端的站在
     
    他的眼前,两根手指搭在他的腕上。
      
      中年人松开少年,用筷子夹住僵尸头,轻轻一动,整个僵尸的头颅松软的散开,雪白的麦面发糕,滚圆的褐色红枣,丝丝缕缕的黑色发菜,规矩的摆
     
    放在盘子里。
      
      “这位爷,你坐下,我陪你喝一杯。”中年人说着,从怀里摸出两个酒杯,举壶斟满,递给魅鹿一杯,自己跟前放一杯。
      
      少年疑惑,自是不肯动杯子,瞎子脸色凝重的说:“我知道你是灵鹿道长,是来为你师兄报仇的,也是奉师父之命前来除害的。但是,就你现在的功
     
    力远远不是她们的对手,我这酒是用你师父给的秘方来酿制的,可助你功力。快喝,不然来不及了。”说着,侧耳静听,远处隐隐传来雷声,一阵邪邪的
     
    阴风吹过,一股甜甜的玫瑰花香轻轻绕绕的灌慢屋子,少年来不及喝酒,便觉得双眼极度不舒服,眼前一片漆黑,身子渐渐开始发软,瞎子手疾眼快,一
     
    手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喂进少年嘴里,一手端起酒杯直接给少年喂了下去。
      
      “哥哥,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小良人么?看似不错的哦,不过怎么只有一个呢?一个不够的哟。”“呵呵,的是呀,爹爹,你是不是在吃醋呀,那么好
     
    了,这个我来用,让娘和你重温旧情吧。”雷声过后,大雨倾盆而下,魅褶莺莺燕燕的话语伴着魅霎娇媚柔弱的笑声,一红一紫两块纱巾带着雨点从窗口飘
     
    了进来,直接飘到少年的桌子上。
      
      “今日这位爷,可不是让你们随便消受的,也怕你们一个人消受不起。”中年人端端的坐着,语调平缓的说着,同时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      
      “哥哥这话有味道,一个人消受不起,那就两个人同时消受,免得一个人享受快活着,一个人看着难受着。”说着,红色纱巾一端飞起朝少年脖子缠
     
    去,中年人快速站起,侧身挡在少男身前,说:“今日你想消受他,得先把我消受了。”说着,伸出左手接住红纱巾的一头紧紧攥住。
      
      “老瞎子,别以为我叫你一声爹爹,我就不敢杀你,你知的,在我和娘采阳之时,谁挡谁死。”话音刚落,紫色纱巾刮出一股旋风,朝中年人卷去。
      
      中年人看女儿已起杀心,伸出右手接住她的紫纱巾,两眼含泪,大声说道:“魅褶,带女儿找个仙山修炼去吧,别再祸害人间了。上次因你作孽太多
     
    ,苍天收你,本要灭你魂魄的,只因你肚子里有胎儿,才只毁了你的肉身,留了你的魂魄,如果你再不醒悟,这次老天绝不容你,让你和女儿一起魂飞魄
     
    散,你不念我们相好一场,也要念女儿年轻呀。”
      
      “娘,你的情人交给你了,你们叙旧去吧。等我先制服了这小良人,让娘享受着,我再替娘和他慢慢算账。”说着,紫纱巾变成一把利剑,直直的往
     
    少年胸口戳去。
      
      红纱巾一抖,魅褶现身,一如初识般清纯水嫩,妖媚娇人。对着中年人嫣然一笑,说:“爱哥哥,久违了。”
      
      中年人见魅褶现身,情急之下,一边运功抵挡,一边冲少年叫道:“灵鹿道长,快醒醒……快醒醒快醒醒……”一边冲魅褶喊道:“魅褶,你快让魅
     
    霎住手,他是我们的儿子魅鹿。魅霎,你快住手,他是你的哥哥。”
      
      少年醒了,看着眼前的一切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觉得胸口有些痛,低头一看,一个紫衣少女亭亭在自己跟前,一柄长剑已刺进自己的皮肤。
      
      空气凝固了,画面瞬间定格。
      
      中年男人用眼睛示意少年,少年快速出手,魅褶与魅霎还没来得及反应,被少年的鸳鸯剑从左右手同时刺中二魅胸口的玫瑰图形。二魅瞬间软了下去
     
    ,倒地之时,化作两朵玫瑰,红色玫瑰艳丽盛开,紫色玫瑰花苞含羞。
      
      中年男人用鼻子嗅着,从地上捡起玫瑰花,递给少年。少年接过,揣进自己的怀里。
      
      “我是魅鹿?”少年疑惑的问中年人。
      
      “从今日起,魅族村人间湮灭,魅鹿已死,你是灵鹿道长。把这两朵花带回山上,让你师父把她们压到空灵洞去。五百年之后,如花瓣颜色暗而淡,
     
    说明她们已消除魔念,可放她们再次投生人间。如花瓣颜色依然鲜艳,就请灵鹿道长让她们魂飞魄散吧。”
      
      少年稽首唱诺,。
      
      。

    上一篇:大学生活四年的读书生涯和青春幻想 下一篇:乌云带着雷声滚动而来魅霎继续念着

   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gzuoyi.cn/a/xinwendongtai/2017/0924/5.html